段九楼也不管洛璀看不看得清

2019-11-23 15:08栏目:亚洲必赢文学
TAG:

亚洲必赢官网,简介:客栈突然起了大火,除了她和一个孩子,其他人全被烧死了。她被捕头大人带回府里,说是便于解案情,以及保护证人。可是,捕头大人你是不是傻,她是脸盲啊,你居然让她指认凶手?!还有,她不是证人吗,怎么审着审着,就成爱人了…… 中国论文网 一、来人,把姑娘给我请回去 十五的月儿圆又亮。 比那月儿更亮的,是京城翡翠客栈冲天的火光。 走水本来不是件稀奇的事儿,待火被扑灭后,人们却发现,翡翠客栈里的人,似乎一个都没出来。 事�l突然,且有蹊跷。 于是,天机府的捕快们在三更半夜被他们英明神武的总捕头拎出了被窝。 “头儿,我们发现了这位姑娘,她说她是目击证人。” 一个捕快过来禀告,正在察看现场的段九楼闻言抬头,一双水灵灵的眸子与他撞了个正着。 段九楼轻咳一声,接着站起身吩咐其他人继续察看。 微微避开那双有些肆无忌惮的眼睛后,段九楼问道:“姑娘昨晚都看到了什么?” “杀手,杀人,放火。” “嗯……”段九楼一顿,“请再具体一点。” “客栈所有房间都被锁了,是防止有人逃跑。不在房间的人,都在混乱中被杀,是为了不留活口。” “分析得有道理。这是宁可错杀也不放过。”段九楼点点头,又道,“姑娘怎么会在客栈里?” “我住店。” 段九楼眉头一皱,道:“那你为什么没事儿?” “没事儿?”那姑娘又看了他一眼,“你的眼睛落在家里了?” 她的语气平平淡淡,脸上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,却把段九楼噎得不轻。 不过仔细一看,这姑娘脸色憔悴,发髻凌乱,背上背着个不大不小的包袱,衣衫上污迹斑斑,隐约还有血渍。倒真不像是没事儿。 “我是想问你怎么逃出来的。”他解释道。 “从房顶的通风口钻出来的,我会缩骨。” 缩骨?段九楼很是惊讶,不由得从上到下扫了一遍这姑娘清奇的骨骼。 身材还不错,就是有点瘦…… “这么说姑娘是客栈里唯一的幸存者?” “不。我出来的时候,还顺带救了一个。” “在哪儿?” 刚问完,段九楼就看到那位姑娘从背上拿下包袱,解开,拎出一个看起来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。他被吓了一跳,连忙接了过来。 段九楼瞪了她一眼,接着没好气地道:“这是个孩子,又不是物件,你把他裹在包袱里,窒息了怎么办?” 姑娘一脸莫名其妙地道:“我留了条缝。” 段九楼不理她,扭头看了看怀里不谙世事的孩子,苦笑一声,道:“睡得还挺香。” “我点了他的睡穴。” 段九楼大惊,怒道:“他还那么小,万一点坏了怎么办?你快解开!” “他会哭的。” “快解开!” 姑娘没办法,嫌弃地伸出手指,轻轻的戳了戳孩子的穴道。 那孩子一醒,果然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。 于是,段九楼嫌弃地把孩子递给身旁的手下,也不管手下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,吩咐道:“好好照顾这个孩子。既然是住在客栈,应该是来投奔亲戚的,派人打探一下,看能不能找到孩子的家人。” 手下领了命令,手忙脚乱地抱着孩子退了下去。 段九楼又转向那姑娘道:“除了这些,你还看到了什么?” “那些杀手行动统一,显然是接受过严格的训练。招式狠辣果断,一招毙命,却不太像江湖杀手组织的人。” 段九楼听着她条分缕析,刚想问一句“姑娘到底是何许人也”,就听她接着道: “对了,我和领头的人交了手,打掉了他的面罩。” 段九楼一听,顿时来了精神:“是什么样的一个人?” “一身黑衣,身材魁梧,擅使刀,内家功夫强,轻功不咋样,没追上我。身高八尺二寸三分,体重……” “停停停,我问的是他长什么样?” “不知道。” “你不是看到他的脸了吗?” “看到了。” “那怎么会不知道?” “我有脸盲症。” “……” 段九楼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努力挤出个笑脸,道:“姑娘你叫什么名字?” “洛璀。” “来人。”段九楼笑脸一收,“把洛姑娘给我请回天机府。” 二、姑娘你一定是在逗我 天机府。 段九楼凑近洛璀,仔细盯着她的眼睛。 “就算你贴上来,我也只能看到一张模糊的大脸。”洛璀顿了顿,道,“说实话,有点吓人。” 洛璀只是脸盲。除了脸,什么都能看清。不仅能看清,还看得还相当细致。她甚至可以看一眼就说出对方的身高、体重和三围。这一点,段九楼已经用自己和手下的捕快证实了。 当洛璀准确地说出段九楼身高七尺八寸的时候,身后一帮捕快都快笑疯了。 “头儿,你不是说你自己身高八尺吗?” “就是啊?头儿,你怎么还缩了两寸啊?”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 段九楼提起刀瞪着眼睛,捕快们便笑着跑开了。 段九楼黑着脸,坐回座位,拿起笔道:“不闹了,除了脸,把你看到的都说出来。” 洛璀描述,段九楼执笔画下。 就这样,天机府出现了自建府以来第一张没有脸的通缉令。 段九楼画完后自己都被气笑了。他将画扔到一旁,揉了揉太阳穴,道:“现场破坏严重,线索基本上都已被大火烧毁。现在看来通缉令也没指望了。” 洛璀拿过画,瞅了眼便道:“画错了。” 段九楼要被她气疯了,怒道:“错就错吧!有本事你把脸画出来啊!” “我没本事。”洛璀也不生气,指着画淡淡地道,“他是左撇子,左臂要比右臂粗,而且……” 说着,洛璀拿起笔沾了墨,在那画中人脖子上空白的地方随意地画了个圈,圈的两边又画了两个半圆。 段九楼好奇地问:“这啥?” “脑袋和耳朵。” 段九楼瞪起眼睛,道:“你耍我是不是?” 却见洛璀不慌不忙地在那“耳朵”的左耳垂的位置点了两个点。 段九楼皱起眉,道:“你是说,他的耳朵上有耳洞?” 洛璀放下笔,道:“是左耳有两个,右耳没有。” 段九楼一愣,随后抿紧了唇,陷入了沉思。 “我可以走了吗?”洛璀突然问道。 段九楼猛然回神:“不行。” “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。” “那个……”段九楼想了想,“你是证人,万一被凶手知道,杀你灭口怎么办?我们天机府可没有多余的人手专门保护你。” 洛璀摆摆手,道:“我不用你们保护。我轻功很好,打不过可以跑。” “那也不行!”段九楼将声音拔高,“那个……那个孩子是你救的,你要照顾他直到找到他的家人。嗯,没错!” “你不是派人照顾他了吗?” “我们天机府一帮大老爷们儿哪会看孩子啊?” “可是我也不会。况且我还有事情要办。” 段九楼也不管洛璀看不看得清,摆出一副严肃脸,道:“洛姑娘,看来你的觉悟还不够高啊!舍弃小家为大家,这才是我国子民应有的美德。” 洛璀轻轻地皱了皱柳眉,半晌后,才点点头算是同意。 段九楼一乐,放下心来,才发现天都亮了,从头到脚脏兮兮的洛璀都没来得及沐浴更衣,连忙道:“洛姑娘一宿没闲着,先去休息一下吧。” 看着洛璀走出房间,段九楼闭上眼睛。 左耳有两个耳洞的左撇子,他还真知道一位。而且洛璀的描述跟他基本上都能对上号。 如果真的是他,那必会牵扯出他背后的势力。可是,杀尽客栈里的人,到底有什么目的呢? 还有这个洛璀,轻功好,会缩骨,有点面瘫还有脸盲症,神秘得让人忍不住想要探究下去啊…… 三、捕头大人有点逗 洛璀刚收拾好自己,便听见有人敲门。 洛璀起身开门。门外的捕快见到她先是一愣,随后把手里的襁褓往前一递:“洛姑娘,我们头儿让我把孩子交给你照顾。” 洛璀不太情愿地接过孩子,问道:“我什么时候可以走?” “这个……”捕快一时语塞,想了半天,决定把问题推给始作俑者,“这个你得问我们头儿。” 洛璀点点头,在那孩子张嘴要哭的瞬间点了他的哑穴,然后抱着孩子去找吃的。 捕快看着她的背影,咧嘴傻笑。 证人说完证词,画完通缉画像,留个能找得到的地址基本上就没啥事了,头儿却连哄带骗地把她留了下来。本来还以为是头儿有什么其他用意,现在看来,分明就是看上人家漂亮姑娘了。 他们头儿真是慧眼识珠啊!之前一身狼狈瞧不清,现在她这一收拾还真是好看。 好看是好看,就是有点面瘫。哦对,还有脸盲。 段九楼在房间里想案子,直到肚子咕咕响起,才惊觉该吃饭了。 刚走进厨房,就看到洛璀一只手抱着孩子,另一只手正在熬粥。 听到门口有声音,洛璀连头也没回,道:“抱孩子和煮饭,捕头大人选一个吧。” 那当然是抱孩子。段九楼剑眉一挑,走到她身边伸出双手。 洛璀抬起头,一张白净俊俏的脸就那么撞进了段九楼的眼里。 段九楼愣了愣,直到洛璀把孩子放到他手里才回过神来。他匆忙收回视线,装作随意地问: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 “脚步声。” “哦。”段九�堑愕阃罚�接着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洛璀做饭。 她显然是经常下厨,一举一动有条不紊。虽然只是稀粥,却不知道放了什么佐料,被她煮得香气扑鼻。 那一瞬间,段九楼仿佛看到了自己婚后的生活:他饿着肚子带娃,她拎着菜刀做饭…… 段九楼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再看洛璀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自在。刚想说点什么缓解他单方面的尴尬,洛璀却先开了口:“他从刚才就哭个不停,你看看他到底是怎么了?” “哭?”段九楼这才看向怀里的婴儿,肤白眼大很可爱,就是嘴巴一张一张的,不知道在干吗。段九楼不解道:“没哭啊。” “我嫌他哭得烦人,点了他的哑穴。” “你!”段九楼瞪大了眼睛。这回他连训斥洛璀都没来得及,赶紧解开孩子的穴道。 孩子的哭声瞬间占满厨房,吓得段九楼差点把他扔了出去。 他一只手拖住孩子,另一只手解开襁褓,一股难以形容的味道直接盖过了满厨房的粥香。 “呕……”段九楼猝不及防被熏得干呕一声,急忙屏住呼吸,转身怒视洛璀,“你抱了他那么久难道没感觉吗?” 洛璀也屏住了呼吸,用一种鼻塞似的声音淡淡地回答:“没感觉。可能是包得太厚了吧。” 段九楼被气得直翻白眼:“先别做饭了,快来帮我弄这孩子。” 两人手忙脚乱地把孩子扒了个干净,又从锅里舀了点热水,调好水温,准备给他好好洗一洗。 段九楼堵着鼻子给孩子洗澡,洛璀却背对着他,蹲在一旁不知道在看什么。 段九楼不乐意了,学着她刚才的话道:“洗孩子还是煮饭,洛璀姑娘选一个吧!” 洛璀转身,用一根烧火棍将那沾满宝宝的尿布挑到段九楼的面前。 段九楼下意识地躲开,大叫道:“你……你谋杀啊?!” “看。” “看什么啊?” “这布上有字。” 段九楼闻言定睛一看,果然,那上面绣着与尿布颜色极其相似的小字,不仔细看根本不可能发现。 段九楼不敢怠慢,将孩子交给洛璀,强忍着恶心把尿布洗干净,终于看清了上面的字。 洛璀面色淡然地给孩子洗澡。如果她没有脸盲症,一定会发现,段九楼那张俊脸上,是从没有过的凝重。 四、原来孩子是皇子! 段九楼拿着尿布走了。洛璀一整天都没见到他,问了其他捕快,对方只说有事,也没说到底有什么事。 洛璀见没有人管她,决定趁着天黑先去办她自己的事情。 带着个孩子乱跑自然不行,洛璀把孩子放到床上,决定轻装上阵。 一只脚都已经跨出门槛,洛璀想了想,还是转身回去点孩子的哑穴,把他背到了背上。 丞相府。 洛璀猫儿似的翻进院子,避开一波又一波守卫,终于找到了目的地。她灵巧地钻进房间,开始熟练地翻箱倒柜找东西。 御前侍卫段七亭和同僚换了个班,早早地回了家。本想着回房换身衣服再去给他爹请安,结果刚推开房门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,猛地抬头,与房梁上的洛璀来了个大眼瞪小眼。 洛璀见自己被发现,身形一闪,就消失在原地。 “什么人?”段七亭大喝一声,飞身追了过去。 段九楼伏在书案前观察着那块尿布。对面,伏着他老爹,当朝丞相段衍。 “爹,以您的眼力,这东西是真的吗?” “皇上手信无疑。” “那这么说,那个孩子真的是皇子?” “十有八九。” “我的天啊,皇上他老人家有五十好几了吧,微服私访还能顺便播种发芽,真牛!” 段丞相抬手就给了小儿子一个栗暴,然后道:“你也二十好几了,怎么就不能给我发个芽出来?” 段九楼揉了揉脑门,委屈道:“我二哥也单着呢,您怎么不去催他啊?” 段丞相顿时像老了十岁一样,叹息道:“你二哥他受过情伤,哪像你成天没心没肺的。”说完抬手又给了他一个栗暴,“臭小子,跑题了!” 段九楼捂着头上的两个“犄角”,闷声道:“那依您看,下手的是谁?” 段丞相摸着小胡子,沉声道:“不好说。皇上子嗣并不多,除了英年早逝的,犯错发配的,就剩下了三皇子和五皇子。三皇子经纶满腹、卓尔不群,可惜天生双腿残疾,无法直立。五皇子征战沙场,战功赫赫,但常年杀伐决断,难免使他戾气过重。这两位都有各自的长处和短处,也都有理由做出这件事。” 皇子夺嫡,自古以来都是六亲不认。如果真有人能说出哪个皇帝不是踩着人命上位的,他段衍就把丞相之位拱手让出来。 只是没有想到,凶手为了除去一个横空出世的小皇子,竟然置百姓的性命于不顾。 那只是一个婴儿啊!那是几十条无辜的性命啊! 这样的人,哪配做帝王? 段九楼看着陷入沉思的段丞相,小心翼翼地道:“如果……我说是五皇子,您信吗?” “你怎么知道?”段丞相回神道。 “有证人看到,翡翠客栈案领头的就是五皇子身边的侍卫,那个南疆人阿勒图。” “这样啊……”段丞相继续摸着他的小胡子,“事有蹊跷,先别轻举……” “什么人?” 段丞相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外面二儿子的一声大吼打断了。 段九楼与他老爹对视一眼,追了出去。 洛璀知道段七亭身为御前带刀侍卫,功夫肯定不错,便没想与他缠斗,仗着自己轻功好,甩开段七亭老远。就在她准备翻墙跑路的时候,一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。 “胆子不小啊,都偷到本捕头家里来了。” 洛璀一惊:“段九楼?” 段九楼也听出了她的声音,震惊道:“洛璀?你怎么在这儿?” 段七亭这时也赶了过来,听到这儿忙问:“怎么?九楼你认识这个贼?” “她不是贼。”段九楼急忙否定。 段七亭�{闷:“那跑到咱家来干吗?” 段九楼扭头,没好气地问向洛璀:“你干吗来了?不会是来找我吧?” 洛璀没吱声。 段七亭皱着眉瞅了瞅两人,突然注意到洛璀的背后还背着个什么东西,仔细一看,竟然是个婴儿。 “你你你……”段七亭抖着手指着自己的弟弟,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。 段九楼莫名其妙地道:“我怎么了?” “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?” “什么事情?” “段九楼!你是男人,做了就要负责任!”段七亭恨铁不成钢地道。 “二哥,你别这样,我害怕……” 段七亭努力做了个深呼吸,后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别怕了,我这就去告诉爹,给你争取个宽大处理。” 段九楼还在疑惑中,就听段七亭扭头对洛璀道:“放心,我们段家家规严明,不会让你受委屈的。弟妹!” 五、啊?这就见父母啦 段家爷仨挤着脑袋观察着被放在书案上的婴儿。他的穴道已经解开,这会儿正扯着嗓子号,一边号还一边蹬腿。 段丞相有些看不下去了,问:“他怎么总哭啊?” “不会又拉了吧?”段九楼心有余悸地解开襁褓,见里面干干净净,顿时松了口气,“还好还好。” 段七亭直起身子,摸着下巴道:“会不会是……他饿了……” 段九楼一惊,扭头问后面的洛璀:“你不会……一直没给他吃饭吧?” 洛璀一愣,道:“忘了……” 段九楼立刻大叫:“这是皇子啊!万一饿出个好歹来,你担待得起吗?”他就知道,她连小孩子的穴都敢乱点,怎么会记得给孩子喂饭?! “其实,主要是我不知道应该喂他什么……”洛璀弱弱地解释道。 “当然是喂……”段九楼话没说完,用眼睛扫了扫洛璀的胸前。 洛璀迷茫地看着他,表示没懂。 段丞相看不下去了,道:“七亭,抱下去先交给家里有经验的嬷嬷照顾。” “哦。”段七亭接过孩子,刚走了两步又听他爹道:“如果有人问,就说是九楼的。” 段九楼刚开始还没听明白,等他哥走得没影了,才反应过来:“您凭什么说是我的?” 段丞相看了洛璀一眼,道:“说你的比较有可信度。” 眼看着段九楼又要炸毛,段丞相赶紧转移话题:“这位姑娘就是证人?” “是。” “姑娘确定看到了南疆人的脸?” “不确定。” “嗯?” “我有脸盲�Y。” “……” 段丞相深吸了一口气,接着道:“那么,姑娘如果再见到他,能认出来吗?” “应该可以。” “很好。”段丞相露出了个笑脸,“后天宫里有个宴会,让九楼带你一起去吧。” 段九楼翻了个白眼,道:“我自己都懒得去,您还让我带着她?” “又没让你们去幽会。”段丞斜了他一眼,“三皇子和五皇子也会去。” “明白了。”段九楼点点头,抬脚欲走,又听段丞相接着道:“想幽会也行,等这件事处理完吧!” 段九楼一个趔趄,生怕他爹又冒出什么惊人之语,赶紧拉着不明所以的洛璀离开了。 段九楼觉得,他们哥仨中就属他光荣继承了老爷子的厚脸皮。所以从前,段九楼是绝对不会产生害羞、尴尬等没出息的情绪。可是自从他遇到洛璀,他那种“没出息的情绪”好像就没有消失过。 比如现在…… 虽然以洛璀的情商,段九楼真的怀疑她能不能听出来二哥和老爷子在调侃他们。但以洛璀的性子,就算她听出来,也不会说什么多余的话。 可她越是不说话,段九楼的心里就越别扭。他心里越别扭,就越是想要没话找话。 “你来我家,到底是干吗的啊?” “……不能说。” 不能说?段九楼眼珠子转了转,道:“跟别人不能说,我也不行吗?” “……不行。” “你跟我说说,万一我能帮你呢?” “帮我?” “是啊。这是我家,做起事情来肯定比你方便得多啊!你告诉我,我嘴很严的,肯定帮你保密!” 洛璀没啥心眼儿,挣扎了几下,禁不住段九楼的循循善诱,后老老实实地和盘托出。 “是霁灵公主。她对我有救命之恩,找我帮她偷段侍卫房里的一副女子小像。” 段九楼听完就笑了。没想到霁灵那丫头还挺痴情。不过已经三年了,他二哥还没走出来,也是时候该和过去做个了断了。 “这样吧!等我们的事情结束后,我帮你去偷。” 洛璀迷茫道:“我们的什么事情?” 段九楼尴尬道:“喀……我是说翡翠客栈的事。” 洛璀点点头表示同意。 把洛璀带到客房后,段九楼还是没忍住,问:“是天生的吗?” “什么?” “你的脸盲症。” 洛璀摇摇头,道:“不是,十岁那年伤了头落下的。” 段九楼不禁为那一双好看的眼睛感叹:“可惜了……” “可惜什么?”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段九楼轻咳了声,傲娇道:“可惜你看不到本捕头的风采。你可知道我段九楼被称为玉面神捕,京城十公子之一,还有什么……哎!你别关门啊!我还没说完呢……” 六、晚宴 段九楼并没有吹牛。论长相、家世、品行,甚至英勇事迹,这位年轻的天机府总捕头都是京城女子们想嫁的男人之一。 段九楼的性格还是有些傲的,你让他在宫里跟一帮达官显贵觥筹交错虚与委蛇,还不如让他跟着仵作去验尸体。 所以往常这种宫廷宴会他都不怎么去,就算去,也是低调地来,吃完再低调地走。 哪像今天,不仅来了,还带了一位气质脱俗的女伴。 两人并肩而行,段九楼微微侧头悄声道:“有我在,别紧张。” 洛璀莫名其妙道:“我不紧张。” 段九楼一噎,看了看周围那些官家小姐的眼神,又笑着道:“不用在意那些女人,你的身后是我,是整个丞相府。” 洛璀一听,随意地瞥了周围一眼,疑惑道:“她们有什么不对吗?” “……” 好吧,他投降。这女人哪里是情商低,他怀疑她根本就没有那玩意儿。 敷衍了几个上来问候的叔叔、伯伯,推脱了几个前来搭讪的姑娘、小姐后,段九楼把洛璀按在椅子上,自己坐在她的身边。 将碟子盘子往自己和洛璀面前一堆,段九楼开心地搓了搓手,道:“我跟你说,虽然宫里的宴会没啥意思,但宫里的厨子可都是一等一的好。所以,在主角来之前,我们的任务就是一个字,吃!” 洛璀也不客气,拾起筷子大快朵颐。 于是,所有宾客对于两人的惊艳,在这他们三天没吃饭似的暴风吸食中,成功变成了惊悚。 “三皇子到。五皇子到。” 通报声音刚落,两位皇子就来到了厅中。 三皇子坐着轮椅,温润如玉,暖笑如春。身后一位身材消瘦的中年人为他推着轮椅。 五皇子卸下戎装,高傲英气,却也夹着一丝狠厉。后方跟着的是一位身材魁梧的南疆汉子。 “嗝!” “嗝!” 在两位皇子经过的时候,段九楼与洛璀极有默契地打了个响亮的饱嗝。 这一奇怪的欢迎仪式成功吸引了两位皇子,以及各自的侍卫的注意。 “我当是谁呢?原来是九楼啊!这次还带了女伴?”三皇子微笑着道。 另一边的五皇子瞥了段九楼和洛璀一眼,几乎是用鼻子哼出一句:“没规矩。” 三皇子略带歉意地笑了笑,段九楼抱拳行了个礼。 待两位皇子走远,段九楼悄声问道:“怎么样?是他吗?” “是他。” “你确定?” “我确定。”洛璀说得斩钉截铁,“身形容貌可以乔装,武功招式也可以模仿,但气息绝对不会变。” 段九楼皱眉道:“什么意思?难道不是五皇子身边的阿勒图?” 洛璀有些迷糊:“五皇子是谁?阿勒图是谁?” 段九楼扶额道:“五皇子是站着的能走的。阿勒图是他身后那个身材魁梧的。跟你的描述一样,左耳有耳洞,左撇子。” “不是他。” “不是他?”段九楼一惊,“不是他是谁?” “与我交手的,是那个推轮椅的。” 晚宴后。 “你确定,段九楼身边的女伴,就是那个跟你交手的女子?” “是。” “段家……不好对付啊……” 七、反派你是不是傻 段九楼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了。 原本锁定的目标一直是五皇子,现在洛璀又说跟她交手的不是阿勒图,是三皇子的人。 三皇子,五皇子。翡翠客栈到底是谁下的手? “啊啊啊啊……”段九楼烦得头发都快被他自己抓秃了。 洛璀看他抓狂的样子,欲言又止。 段九楼感觉到她的不对劲儿,放开惨遭蹂躏的头发,问:“你想说什么?” 洛璀低着头:“没什么……” 段九楼眼珠子转了转,凑到她面前柔声道:“没关系,想说什么就说吧,我说过,我会帮你的。” 洛璀瞅了瞅他,终于下定决心开口:“我能走了吗?” “走什么走?哪儿都不许去!”段九楼一听就炸了。还以为她会说出什么安慰的话,或是什么建设性的意见,结果一张嘴又是要走。 洛璀委屈道:“是你非要我说的……” 段九楼一愣,再看洛璀时,突然觉得她有些不一样了。 几天前的洛璀,问什么就答什么,哪里会看人的脸色,而现在,看到他心情不好,竟也知道有些话说出来不合适。虽然后还是说了出来,但那也是被他诈出来的。 怎么说呢?好像比之前稍微有人情味了。 可是案子是没有人情味的。 洛璀的话,他是相信的。虽然她看不见凶手的脸,但是正因为看不见,她的其他感官比寻常人更加敏锐。况且有时,眼见也不一定为真。 所以,这是一场手段高明的嫁祸。 要怎么样,才能揭开三皇子伪善的真面目呢? 段九楼又开始抓自己的头发。 “那个……”洛璀没忍住,又开了口。 “你又想说什么?”段九楼彻底没了耐心。 “我突然想起来,我给那个人下毒了……” “……” 段九楼恨不得生啃了她:“你为什么不早说?” “我……忘了……”可能是因为歉疚,洛璀的声音越来越弱,连那双大眼睛都不敢看他,低着头盯着鞋尖。 段九楼看着她这个样子,实在狠不下心来凶她。 “明天我就拿着皇上的手信进宫面圣。你和孩子好好待在我家,哪儿也不许去,我二哥会保护你们的。知道了吗?” 洛璀歪了歪头,道:“我不用别人保护。我轻功很好,打不过可以……” “你不顶我一句会憋死吗?” 洛璀学乖了,立马点头道:“知道了。我哪儿都不去,就在家里等你。” 就在家里等你。这六个字就像一股暖风吹进了段九楼的心窝。 不容易啊!这姑娘终于能说句中听的话了。 第二天一早,段九楼就进了宫。 他先给皇上看了那块仿佛还带着某种气味的尿布,接着口若悬河、添油加醋地说了自己与小皇子“有爱”的相处日常。 皇上一听自己老来得子,脸上的褶子都笑开了,命他速速送小皇子回宫。 段九楼觉得时机成熟了,表情瞬间一变,一脸严肃地将有人欲谋害小皇子,放火屠杀小皇子所在客栈全部人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。 皇上震怒,手上一用力,差点儿把尿布撕碎了,想到这是他小儿子的贴身之物,又赶紧捋平了,揣进兜里。 等收拾好,他老人家“啪”地一拍桌子,怒道:“谁这么大胆?连皇子都敢谋害?” “回陛下,是三皇子的心腹假扮成五皇子的手下阿勒图做的。” 皇上一时接受�o能。他的三儿子一向温和有礼,怎么会做出如此天理难容的事? 皇上皱紧了眉头,思索片刻,厉声道:“这件事关系到皇族声誉,你若没有证据,朕可不会给段衍面子,定治你个欺君之罪!” “已有证人目睹了全过程,并在与假阿勒图交手的过程中偷偷给他下了毒。陛下不用给我爹面子,只需一验,便知臣有没有说谎。” 皇上闭上眼睛,半晌睁开,站起身一挥衣袖道:“来人,派一百御林军包围三皇子府。朕要亲自带御医去验。朕倒要看看,朕的好儿子到底是不是谋杀亲弟的禽兽!” “有机会的话,留个活口。做个证人。” 这是三皇子在安排心腹假扮阿勒图杀人放火时的吩咐。除掉一个将来可能与他相争的隐患,再留个证人指证,嫁祸给五皇子。 可三皇子怎么也没想到,他的计划全毁在了他自以为的点睛之笔上。 首先,他留下的活口是脸盲,认人根本不看脸。 其次,他留下的活口是江湖上仙寇鬼姬夫妇的弟子,除了会跑,还会下毒,虽然不常用,但不代表她不会。 再者,那个小隐患,竟然因为哭声太大,阴差阳错地被活口发现顺带救走了。 后,这件事归天机府管。段九楼那个难缠的捕头,哪里像其他人那么好打发。 所以,当三皇子看到段九楼身后的皇上,以及皇上身后的御医时,第一反应就是:完了。 但就这样认命?他怎么能甘心! 三皇子手掌一挥,狠心下令:“弓箭手准备!”瞬间,无数兵将从暗处走出。 皇上见他竟然如此心狠手辣,顿时对这个寄予厚望的儿子失望透顶:“你这个逆子,朕对你好失望!” 三皇子面目狰狞,抢过一把弓箭对准皇上:“父皇,是儿臣对您好失望!小东西是您的儿子,难道我就不是?我只不过是杀了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,您却为了他要杀我?!” 皇上面色更加难看,他能容忍儿子的心狠手辣,却绝不能允许儿子大逆不道、危害自身。 “可你现在把箭对准了朕!你想这样做,很久了吧?” 三皇子笑了笑,道:“父皇年事已高,从今往后,这天下就由儿臣替您掌管吧!” 话音未落,箭已离弦。 与此同时,所有箭矢随之射出。 段九楼没想到三皇子竟然会狗急跳墙,错愕间用长剑挑开士兵射过来的箭,再想去保护皇上已来不及了――一支箭已朝皇上射了过去。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段九楼看到一个人影越过自己,一把抓过皇上,带着他堪堪避开了那支箭。 段九楼定睛一看,顿时大怒:“洛璀,你不是答应我老实在家等我吗?” 洛璀抓着皇帝,脚下不停,扭头冲他道:“你哥不知道什么毛病,孩子一哭,他就把孩子往我胸口丢,我受不了就出来逛逛。我先带皇上回家,你自己小心。” 段九楼无语地看着那个没良心的女人渐行渐远,化悲愤为动力,带着那一百御林军奋力生擒了三皇子。 后,三皇子坐着轮椅被关进了天牢等候发落。与他做伴的,还有中毒已深,躺在床上无法动弹的那个心腹。 至此,翡翠客栈纵火杀人案就算结案了。 尾 由于表现突出,天机府总捕头段九楼和证人洛璀被传召入宫,进行封赏。顺便,把命途多舛的小皇子送回了他亲爹身边。 段九楼抱着小皇子走在皇宫的长廊上,身后跟着洛璀。 “一会儿见到圣上啊,有我在,别紧张。” “我不紧张。” “……” 段九楼要不是腾不出手,肯定会抽自己一个嘴巴:叫你嘴欠! 洛璀看着他,想了想,道:“这回我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 段九楼气急败坏道:“又想走,又想走!我对你的心思,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?你就不能老老实实地待在我身边?” 闻言,洛璀愣了愣。 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身份。就凭你师父、师娘,还有你犯下的案子,估计也得跟那个三皇子关在一起。” “我们是劫富济贫……” “我就是富,你来劫我吧!” “……” 段九楼看着她的眼睛,恳求道:“哪儿都别去了,就在我身边,我来保护你。好不好?” 他的俊脸渐渐靠近,洛璀却猛地把他推开。 段九�侵迕嫉溃骸澳悴辉敢猓俊� “当然不是。”洛璀连忙解释,“就是你模糊的大脸……太吓人了……” 段九楼顿觉挫败。 他发誓,他一定要治好洛璀的脸盲症! 嗯……或许他那位神医大哥能帮得上忙……

版权声明:本文由亚洲必赢网址发布于亚洲必赢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段九楼也不管洛璀看不看得清